贝哥独宠:霸道男的迷糊小女友-每日深夜小说

2018-04-30 admin 全部文章 17
独宠:霸道男的迷糊小女友-每日深夜小说

这里有最全最精彩的小说!点击上面蓝色字体“每日深夜小说”,再点“置顶公众号”蒋雪儿资料,然后点关注,即可获取。

@程月V:殷大神,求问这款化妆品的成分有哪些,直接上脸效果如何?
@殷浩腾V:还可以,不过,丁间二醇比丙二醇有更好的保湿效果。若是涂于皮肤上的产品(如面霜)含有丙二醇,会使皮肤轻微发干。
又是一次无懈可击的回复,程月还就不信了,殷浩腾难道是全知全能的不成?
她在这边咬牙切齿,那边殷浩腾的转发、回复下面,又聚起了粉丝们的一拨嘲讽:
“哎哟,毒鸡汤大大又开始勾搭我们殷神啦?”
“拜托,提问也提个难一点儿的好不好,还是说你根本想不出来?”
当然,作为知名的旅游作者和心灵鸡汤大V,程月的粉丝力量也不容小觑,很快就组团喷了回去:“我们家大大明明是在语气诚恳地讨教。再说,问出化妆品的成分,也是在造福大众好吗?”
程月无心去细看微博下针锋相对的评论,否则估计她会被粉丝们维护自己的言论闹个大红脸,因为她的确是假装请教,实则挑衅。谁让殷浩腾先前总是找她碴儿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本来,她一个接各种旅游网站广告、去各地穷游顺便发点儿攻略和鸡汤的网红,和殷浩腾这种因为做科普而红起来的学者是不该有什么交集的。
事情的起因是有一回她去斯里兰卡的时候,发了一段文字,被殷浩腾转发了:
@程月V:呼吸着纯净的氧气,心弦也随着周遭的宁静安定下来了。
@殷浩腾V:纯氧是不能直接呼吸的,会对细胞产生破坏和诱发癌症,还会加速衰老河田雅史。
当时,程月看见这转发,差点儿被气个半死。拜托,“纯净的氧气”只是个形容词好吗,形容斯里兰卡森林里空气清新!
哪儿有这么较劲的啊?她和殷浩腾都是网红,仗着样貌不错,上过微博举办的红人秀。两个人在各种场合也都打过照面,何必要这样互怼?
不过,用“样貌不错”来形容,显然是委屈了殷浩腾。他一个最初靠科普化学知识吸粉的大V,之所以能一跃到超级网红的级别,完全是因为被亲友爆出的照片太具有冲击性。这种技术型的高智商帅哥,是粉丝们无法抵抗的。
但不管殷浩腾长相有多出众,在程月看来,他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刽子手,仗着脑残粉的力量,对她进行残酷的智商碾压。她的微博下来了一群观光的粉丝,全是嘲讽她只会发心灵鸡汤,连基本常识都不懂的。
程月气得想打人,敲了一大段话解释自己的意思,再转发了殷浩腾的那条微博。谁知道人家倒好,只是在她的转发下面回了一个“哦”,就什么都不说了,连个道歉都没有。
结果那条评论还被赞到了最顶上,楼中楼里全是观光粉丝们的膜拜,说他们家偶像太有范儿了。
对此,程月只想回他一句:呵呵。
都是在网络世界上有影响力的人,程月不便直接和殷浩腾开撕,只是自此之后就时不时发点儿食品和化妆品的图,然后艾特殷浩腾鉴定下成分。她本以为这家伙对女人的东西应该没什么研究,谁知道人家竟然说得头头是道,连该产品对不同的肤质有什么效果都能区分出来。
程月这一计,倒是还给殷浩腾拉了不少粉。这下,她都有点儿绝望了:难道真的是自己智商太低?
和殷浩腾的对决还没分出胜负,程月想着下回出差回来,得找个懂行的人问问。必须要用连搜索引擎都搜不出来的问题,来考考殷浩腾。
而现在张静章,她接了旅游公司的广告,要去北部的一个边陲小镇穷游,并写下攻略和感想发到微博上。
程月对这些是轻车熟路。她独自来到边陲小镇,先是逛了当地的民族景点,然后就进入了小镇外的森林里漫步,还取角度拍摄了不少好看的照片。
走走停停,程月也有点儿累了。她找到一条看上去清澈见底的小溪,心念一转,想到自己前阵子接的3M净水杯的广告正好能派上用场,于是舀水上来,等水杯自动净化,还不忘拍了张图,发到微博上:
@程月V:徒步旅行完成一半,喝水休息一下,正好试试我这野外远足必备的3M净水杯!
发完以后她就没再看微博,端起亮了绿灯的水杯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还觉得小溪里游来游去的鱼挺奇怪的:红红的鱼鳃,看着跟化了妆似的。
嗯?不对,怎么脑袋晕晕的……
就在程月意识到有哪里不对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扑通一下,摔在脚边的草堆里。
此时此刻的网络上却是一片哗然。因为在程月发出那条微博后不久,殷浩腾就立刻转发了,而且评论的内容十分令人意外:
@殷浩腾V:小溪里的鱼鳃呈暗红色,是被污染的征兆,而其眼睛外鼓,症状不明显,说明是刚被污染不久。3M净水杯的RO反渗透处理技术虽然能杀掉有害病菌,但对化工毒素没用。有谁能联系上程月的,请赶快询问她的安全!
性命攸关的事,粉丝们自然不会再想着攻击程月,而是齐心协力地去找那些在现实中和程月有联系的人。而殷浩腾则是通过微博官方直接拿到了程月的电话,但和程月亲友们尝试拨通电话联系的结果一样,对面一直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殷浩腾心底一沉。
他转而迅速去找这次给程月指定交通和住宿的赞助商,打听她的具体行程。
不知过了多久,程月的意识逐渐清明起来。她艰难地抬了抬眼皮,迷蒙的视野中显出的却不是高大的林木和葱郁的树叶。
触目皆是白色。程月很快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哪儿。
“我,我怎么会在医院?”她往旁边一望,本来期待那儿能站着个护士或者医生,谁知一看之下,居然是个板着脸的男人。而且……还有点儿脸熟?
看着她眼神中满满的迷茫,殷浩腾的脸更黑了。他说:“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呃,殷大神。”程月抬手想敲敲自己当机的脑子,却是没使上劲,手在枕头旁挥舞了两下就砸在了耳边。
这也不怪她,他们俩不是一个城市的人,总共也只在微博红人秀上见过两次深深仙缘,实在说不上有多熟。殷浩腾又不用真人做头像,不发自拍媚世红颜,她能认出来,还多亏了他这令人印象深刻的脸。
“你怎么知道我晕倒了?”她很好奇。
殷浩腾简略地把他从微博照片上推断出的事实讲了一遍。程月连连惊叹,这下也是服气了。得亏不是什么致命污染物,只是暂时麻痹了她的神经,否则在那种偏僻的地方。
等等!程月忽然睁大了眼,问:“殷大神,我记得,你家不在这里吧?”
程月总算是问到了重点。殷浩腾沉默着点了点头,看向她的眼神已经有些意味深长。
这、这、这情可就欠大发了。
程月开始发愁,一边道谢,一边琢磨该怎么还人情。但很快,她察觉出不对来。她和殷浩腾也不熟啊,大多时候还是暗自较劲的关系,他怎么就这么义无反顾地找过来了呢?
当然,暗自较劲什么的,很有可能是她小肚鸡肠了。
对于她的问题,殷浩腾每次倒是都回答得挺中肯的。
这么一想,程月倒是不好意思起来,觉得之前的一切都是自己小肚鸡肠。殷浩腾一个整天做实验的学者,又不是职业网红,犯得着针对她吗?反而是这回,他特地乘飞机过来救人,体现出了科学家无私奉献的精神。
程月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殷大神,这真是太麻烦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她本以为,像殷浩腾这种性格冷淡的人,应该会直接挥挥手说“不用了”。谁知道他却点点头,说:“不用改天了,就今天吧。不过,只吃饭是不是不太够?贝哥”
程月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大神啊,咱能有点儿科学家的风范不?
她说吃饭自然只是个代指,实际上她心里早就在想该用什么方式来感谢殷浩腾了。正在她想着送钱可能太俗气的时候,就听见殷大神来了这么一句,怎么可能不无语。
但是面上,她只能不住地点头,说:“应该的,应该的。”
程月睡了一夜,这会儿正是早上接近中午的时候。想到要请殷浩腾吃饭,她动了动手,发现没什么无力感,就想下床来收拾东西走人。
殷浩腾脸色一变,迅速过来拦住她,问:“你想干什么?”
“呃……”程月一低头,目光落在殷浩腾箍住她小腿的手上:经常做实验的手啊,看上去挺修长的。
殷浩腾有一瞬间僵住了,紧接着,他好像被电到一般,手一扬,程月的腿就在空中华丽地划过了一道圆弧,带动得她整个人一翻,以狼狈的脸朝下的姿势趴回了床上。
“咳咳,多大仇!”程月此时也不管救命之恩了,回头一瞪眼,对上的却是殷浩腾略带笑意的眼神。
“就在病房里吃,你现在的状态,还是休息一下的好。”
结果说好的“请吃饭”,最终变成程月拿起外卖APP点了个粥铺里的套餐。两个人摆上一张小桌就在病房里相对着吃了起来。
程月看着面前摆着的咸菜、香肠和两份甜粥,觉得寒碜得不行。她一个有八百万粉丝的网红,请客就请这么点儿东西,这要是被发到网上怎么办。
“啊!”程月忽然想到了关键,后悔莫及地捶了两下床。殷浩腾直接把整个小桌都从床上搬起来,无语地问她“怎么了”。
“我失联一天了,还没来得及跟粉丝们说!”对啊,既然殷浩腾通过微博推测出了她中毒的消息,还发动群众帮忙找人,这闹起来,事情可就大发了。
殷浩腾却一点儿不着急,悠悠然地道:“不用,我已经说过了。
微博上关注这件事的两方粉丝被这样的结果惊了个风中凌乱。
程月拿着手机,直接点进了殷浩腾的主页里看他的微博,最新的一条是昨晚深夜时发的,而且十分不符合殷浩腾的风格。
那条微博里不再只有干巴巴的科学解释和别人看不懂的化学反应公式,而是赫然摆出了程月的一张脸部特写,她正宁静地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白色的枕头上,睡得安稳。配文则是:大家放心,程月没事,轻微中毒,很快就会醒来。
没见过偷拍还拍得这么光明正大,甚至还把照片放到网上的!
作为粉丝眼中“聪明人里第一帅,帅哥里第一聪明”的科普界大神,殷浩腾不止拥有一批严谨的学术粉丝,一批只看颜值的花痴粉丝,还有一批笃信养生的中老年受众,个个都十分强大。这批粉丝可没听说过她程月这种文艺少女,于是一大批关心的留言汹涌而来:
“小殷啊,这是谈恋爱了?谈恋爱也不要忘记发中药科普啊!”
“哎哟,这女孩子不错,瞧这脸嫩的。小殷啊,得拿下了!”以往在殷浩腾的微博下面看见这些充满中老年气质的留言,程月都会滚进被窝里笑得合不拢嘴。可这会儿主角之一轮到了自己,她是再也幸灾乐祸不起来了。
“殷大神,你这也太不道义了吧!”况且,这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一群无法接受这对“CP”的粉丝都直接在他们俩的微博下炸开了。
还以为她要说什么。殷浩腾淡定无比,把小桌摆回床上,接着吃了起来:“你发微博附带自己照片的概率是79%,我这一张不算什么。”
重点是这个吗?等等,79%这么准确的数字是怎么算出来的?
在程月纠结的过程中,两人就这么共享完了一顿清汤寡水的午餐。大约是毒性不重的原因,她下午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也可以下地行走了。她便果断出院了。
两人到程月原先住的旅馆里各自开了个房间对付了一晚,早上起来去餐厅吃饭时,见到对方都有些不自在。网络上维持的关系,放在现实中还是会有陌生感。
程月当先开口:“昨天那顿不算!今天我们去考察这座边陲小城里的美食,可以吃上个一天!”
话一说完,程月才意识到不对。对她这种常做旅行攻略的人来说,品尝美食是必需的,只要控制好节奏,吃一天也是常有的事。然而殷浩腾,一个每日严谨地在实验室里忙碌的人,对这种提议肯定会无比鄙视。
程月嘴角一压,莫名有点儿想哭。殷浩腾起初没说什么,可看见她的表情,反倒微微笑了笑,道:“好啊。”程月越发疑惑起来,刚才殷浩腾是不是笑了一下?这个,该不会是嘲笑吧?
两人的心思完全是南辕北辙,却偏偏都不好表露出来,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在一团和气中坐车到达了这里最著名的美食街。
程月的眼睛立刻亮了,她随便扫了两眼,就发现不少一看就香喷喷、油滋滋的食物,这些拍出来绝对能让人食指大动。而且这条街站在入口处还看不到尽头钱元凯,显然是发展到了一定规模的特色景点。
“嘿嘿。”一个控制不住,程月竟然当着殷浩腾的面傻笑了两声,那满足的意味不言而喻。紧接着,她的笑容僵在嘴角,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迅速地偷瞄起殷浩腾的反应。
见殷浩腾正在低头沉思,程月就瞄得更加大胆起来。一个不小心,她的目光竟然恰巧和抬头看过来的殷大神对了个正着。
她赶紧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一个猛偏头,转了回去。
这回在她视线触不到的地方,殷浩腾笑容的弧度又大了些,但语气还是秉承一贯科学严谨的风格:“这里美食这么多,你一个人也尝不完,我看,要两个人买一份来吃才合适。”
程月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了,在她接连和殷浩腾共享了一份烤红肠、一条熏五香大马哈鱼和一碗木瓜炖雪蛤之后。
被粉丝们奉为高冷男神的殷浩腾,下限那是相当的低!
对于跟程月从一个碗里捞食,他像是一点儿没有心理负担,时不时还点评一句“不错”“口感老”和“炸焦了”之类的。程月每回都要小心翼翼地挑他筷子不在碗里的时候伸进去夹吃的,免得相撞“打架”。
从甜品店里出来,殷浩腾瞥向她的腹部,意味深长地道:“差不多了吧,散步几圈消消食再说。”程月条件反射地就做了个收腹的动作,完了又觉得自己真是傻得可以。
两人一路走着,慢慢就走出了美食街的范围。散步时也不能什么话都不说,然而指望殷大神主动开口是不切实际的,于是程月就开始讲自己的旅行经验、粉丝趣事,最后连童年经历都聊上了绣眉多少钱,却不见殷浩腾有一点儿要分享自身情况的意思。
他果然,还是没有要交朋友的意思啊。程月有些失落,她本以为,像殷浩腾这样的性格,来救她,就已经是一种要与她交好的信息了。
“不说说恋爱经历吗?”听到殷大神突然的问题,程月一个踉跄,差点儿直接摔到地上:我们俩很熟吗,大神戴小楼?
接着,她就看见殷浩腾诧异地问:“不会是没有吧?”
“你才没有!”她一个不忿,居然不经过大脑地直接反驳道。是的,她很心虚,作为一个从上大学开始就热爱旅行,而且逐渐在网上火起来的女孩北美1776,她确实是一直独来独往、四处游走的。
谁知殷浩腾居然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道:“我是没有。”
不会吧?近两年的网红人气排名上,殷浩腾可是一直居高不下的,程月虽然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人气是比自己要高出一截。况且,殷浩腾还不是专门做网络营销的,他的主职可是某顶尖高校的副教授。
两人继续走走吃吃,程月的思绪却不由自主地回到了她在微博红人秀上第一次见到殷浩腾的时候。
那时她还没有因为微博转发的事情而悲愤,相反的,她和其他人一样,都对这个因为被曝光了照片而火速蹿红的科学界的颜值担当好奇不已。
红人秀排的座次表也是按照人气来的,一线网红都在第一排,像程月这样人气稍差但是颜值可看的坐在第二排。她的位置恰巧就在殷浩腾的斜后方,非常适合偷窥他超新星闪光人。
程月看得那叫一个满足,从眼睛到鼻梁再到薄而匀称的双唇,都没放过。这五官放在殷浩腾面无表情的脸上,那气质确实是秒杀在场其他的男网红。
“下面有请本届红人秀最佳人气大V殷浩腾上场!”随着主持人热情洋溢的介绍,殷浩腾迈步上台,迎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程月跟着鼓掌,不过她这会儿没什么机会偷窥了,就把视线转向刚刚坐在殷浩腾旁边的小朋友,一名凭借可爱和高超琴技出名的十岁少年。
谁知就是这一瞥,她忽然发现这位本应跟着监护人到场的小朋友,因为妈妈起身去卫生间了,便一个人好奇地往场边的灯光设备区走去。
那里有从地上射出的彩灯,四角上有尖角。程月担心地起身一看,心脏一悸,赫然发现有一根设备线横在了路上。小朋友没看路,已经跨出了一步
“小心!”来不及犹豫,程月敏捷地一撑前排座椅,飞跃而过,将小朋友抱住一滚。然后……她头顶一痛,瞬间失去了意识。
没错,程月第一次出现在殷浩腾面前,采用的就是不怎么好看的滚地模式。想到这个,她都不禁要为自己掬一把同情泪。这回在同一座旅游城市里靠近、相处,她居然还是一直在卖蠢,随随便便就被殷浩腾一句话打败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呢混沌至尊诀?
程月也迷茫了,从殷浩腾在微博上指出她的用词错误开始,她就对这个人过于在意了,在网上是,如今在线下也是。
逛到晚上,殷浩腾注意到她的情绪忽然低落下来,一时之间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他向来不是会说好话的人。“明天就回去吧,任务也差不多完成了。”程月低声说了一句,就头也不回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们并不住在一座城市,第二天去机场也是各走各的。坐在飞机上天地奇迹,汹涌而来的失落感席卷了程月,不见面还好,一见面,她就会想到两年前在红人秀上昏过去,又在医院醒过来以后,自己第一眼看见的那个人。
那时候,殷浩腾的神情很淡漠,甚至在她醒了以后,也只是站在医生身边,等听到她无碍的消息,就悄然离去了。如果不是后来护士告诉她,这个人为了等她醒过来,足足等了一夜,恐怕程月还会以为殷浩腾出现在她病房里是来参观的。
现在又是这样,他不计代价,不求回报,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再次等着病床上的她醒来。“科学界的颜值担当……还真是折磨人啊。”她苦笑道。
回到家里,程月整理出攻略之余,也不忘在微博上发长文对殷浩腾表示感谢,同时对自己在微博中造成的骚乱表示抱歉。
然后瞬间,她的微博下就多了很多问她和殷浩腾是不是已经在一起的留言,还有不少殷浩腾的粉丝过来黑她不自量力之类的。
程月思考半晌,抬手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程月V:我希望这个世上能多一些对纯粹美好的期待,救人,它是人性中善的本能体现,我们不需要用其他感情来过度解读它。
这话一出,自然又有不少黑粉骂她“毒鸡汤大大”,但程月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决定不再去看那些留言,也不再和殷浩腾转发互动了骆利群。
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殷浩腾对她的友善只不过是善的体现,即使她有了别的念头,也不该期待那样纯粹的美好中掺杂着对她的其他感情。毕竟,殷浩腾从未主动表露出来过白元芳。这样话少又严谨的人,应该不擅长对付他人的单恋吧?她不想成为他的烦恼。
于是,程月的微博上再也没出现过艾特殷浩腾V的状态,她像是忘记了这么一个“宿敌”的存在,专注于发自己的旅行图片和心灵鸡汤。一个多月过去,粉丝们都察觉到异常,时不时就有人在下面问:“大大跟殷大神怎么了,怎么都不互动了呢?呜呜呜!”
这算是CP粉吗?程月哭笑不得,对类似的留言全部以不回复来处理。她还把殷浩腾的微博、手机、QQ全部屏蔽了,她不想让自己的心继续失守下去。她扫过一遍留言,听见门铃声响起,知道是自己的零食快递到了。
“嗯嗯,放门口吧,谢谢小哥。”程月把乱七八糟的信件放一边,先把一箱零食拆掉,手里拿着一袋泡凤爪,再把冰箱里的啤酒取出来,对着空气豪爽地道,“干杯!敬失恋!
“哦,不对,敬还没开始就完蛋的暗恋!”
程月在家里醉生梦死了几天,微博也不更了,脑海里翻来覆去全是殷浩腾高冷的帅脸。高冷的人就应该高冷得彻底一点,他却两次救了她,撩得人不上不下的,真是可恶。
某天清晨,她正把自己埋在被窝里当毛毛虫,手机就在床头柜上响个不停。
“喂……工作请过两天再”
“程月,我跟你说,你必须得去微博上看看!”说话的是微博管理层里专门负责跟网红们接洽的一个工作人员,她叽里呱啦说了半天,程月一团糨糊的脑子里慢慢地理出了些线索。
殷浩腾、实验室、爆炸……
“什么重生八贤王?!”程月一个鲤鱼打挺从被窝里钻出来,然后匆忙下地,光着脚在屋里乱转。
“你最近到底在干什么啊,微博上都闹成一片了。他们学校的实验室爆炸,恰巧殷浩腾一晚上没回家,他爸妈说他多半在熬夜做实验呢。这会儿消防队正在抢救,但是看现场直播,在那种浓烟滚滚的环境里,生存的概率不大,微博上好多人艾特你,你都不表态吗?殷浩腾上次可是专门坐飞机去救了你啊!”
什么公关,什么表态,程月现在哪儿还有空想这些,她知道殷浩腾是哪个大学的,当机立断,对微博工作人员说:“我现在就买机票飞过去!”
对方急吼吼地喊“你先发个微博啊”,但程月早把电话挂了。因为圈里太多朋友问她这事,她索性连手机都关了。
原来,殷浩腾出事时,网友们居然都第一时间想到了她。他们俩之间,是这么引人注目的关系吗?
程月坐在飞机头等舱里,闭眼全是自己捧着手机跟殷浩腾隔空较劲的蠢样。清醒过后再想想,她这一年来的确是单方面、主动地在微博上跟殷大神互动,粉丝们说她蹭热度也情有可原。
只是这次,她明明想好要和殷浩腾撇清关系,怎么一听到坏消息,就心都飞走了呢?
直到下飞机,程月也没有把手机打开,她不想假惺惺地发条微博,表示自己对殷浩腾有多关心,关心到直接赶到了他所在的城市。
只要看一眼就好,只要知道……他没事儿就好。
一定要没事儿啊!
赶到T大门口时,她远远地就看见升腾起的浓烟,腿一软,很没出息地跌坐在了地上。有学生路过,扶起她,问要不要送她去医院。程月使劲摇头,抓着那少年的手臂,乞求道:“我想去起火的地方看看,能不能带我过去?”
少年很谨慎,只答应带她到警戒线以外的地方。程月到了之后才发现,有不少人都站在黄线外围观,还有人正拿着手机进行直播。
有个像是消防队领导的人正站在黄线不远处赵逸岚,和刚出来的消防员说着什么。程月趁周围的人都在看实验楼,腿一伸,迅速跨过黄线往领导那儿跑。
“喂,你干什么,快出去,快出去!”
很快有人过来拦程月。她焦急之下,瞎编也不经过头脑,就说:“我家属在里面,我想知道他怎么样了!”
拦他的人手一顿,领导似乎也于心不忍,把手上拿着的记录表递过来,说:“这是刚刚确认的死亡名单,你看看吧。”
程月的眼前忽然模糊起来,她接过那张薄薄的纸,只觉得它仿佛有千钧重一般。她一眼扫过去,纸上似乎有一个“浩”字,一闪而过。
“滴答”一颗一颗的泪珠落在名单上,周遭的一切都陷入可怕的寂静中。程月无声地站了许久,直到旁边有人提醒她有人找,她才呆呆地接过不知谁给的手机,并仅凭机械般的条件反射“喂”了一声。陈艳茜
电话那头传来气急败坏的质问:“程月,你怎么大半天都关机,你跑到T大去干什么?”
程月那仿佛被冻僵的脑子一点点复苏起来。她清了清方才因为忍哭而憋得疼痛的嗓子,愣怔地问:“你是鬼吗,殷浩腾?”
方才没控制住脾气的殷浩腾逐渐平静下来,他已经拜托刚才接电话的同事把程月扶到离实验楼远一些的地方了。
“你觉得我是鬼吗?”他无奈地道,“你真该看看网络直播上对你的评价圣衣时代,你才哭得跟个鬼似的。”
程月艰难地做着逻辑推导,说:“你能看到网络直播,地府应该是没有网络的吧?所以你不是鬼?”
听了她这傻乎乎的话,殷浩腾又想到第一次看见这姑娘扑过去救小朋友的时候,也是缺根筋似的,自己垫在下面当人肉盾牌。像她这样,感情一冲动起来就不管不顾的人,怎么还能到处乱跑、穷游呢?
反正他是不放心的。
“你仔细看看死亡名单。”殷浩腾耐心地等着她去跟消防队领导确认。程月看来看去,终于确认那只是名字里同样有个“浩”字的男人。
她松了口气陶醉哥,整个人瘫软下来,靠在T大的花坛边,并谢过殷浩腾的同事,然后打开自己的手机,回拨电话:“原来你没去实验室啊。”
“我现在在你家门口。”
殷浩腾举重若轻的一句话,差点儿把程月吓死。她握紧手机,一迭声地质问:“你在我家?你去我家干什么?等等,你不是昨晚上就消失了吗,难道你找我家找了一晚上?”
殷浩腾十分低气压地回答:“没,昨晚飞机晚点,我在机场等了一夜,早上才飞。实验室的事,我也是下了飞机才知道的。”
“呃……”程月迟疑不已,她明明想好不要再和殷浩腾有纠葛,于是说,“要不你再飞回来?”
“不。”他一口拒绝,连理由都不给,很有殷浩腾的风格。
程月几乎要做出失意体前屈的动作了:“可是我很累。”
“以你出现在T大的时间,应该是知道消息后立刻赶过去的吧,看来你很担心我。”殷浩腾实事求是地道。
“不不不!”程月没想到自己的及时赶到也成了破绽,忙否认道,“我这是投桃报李,因为你也救过我嘛。”
“哦?看来必须得我在你家门口出点儿什么事儿,你才会赶紧飞回来,对吗?”殷浩腾若有所思地暗示道。程月无力地扶住额头,说:“好好好,殷大神,我立刻买最近的航班回来,求求你别搞事。”
这样闹腾一番,等程月再次回到自己所住的高级公寓楼时,已是晚上九点。她还没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长手长脚的身影斜靠在她家门口,头垂着,似是在闭目养神。
“殷浩腾,你还好吗?”
“有点儿饿。”一向高高在上的科学界的颜值担当,也是个肚子饿时有气无力的普通人。程月带着劫后余生的莫名喜悦打开门,让殷浩腾先坐着等她。
一碗鸡蛋面出锅,程月把冒着热气的碗端到餐桌上,却见殷浩腾正在拆她的那堆快递。那都是她这个月为“庆祝失恋”遗留下来的。但就算是堆成山了,他也不能不经过主人同意就随便拆吧?
“亏我还给你下鸡蛋面。”程月生气地把碗往桌上一放。
殷浩腾瞥了她一眼,说:“来看看你都错过了什么。”
程月走过去,疑惑地拿起那些被拆开的东西看。认不出牌子的化妆品、真空包装的麻辣鸡、口水鸭,纯植物提炼的指甲油、手写配贴画的健康食材辨认……
她的嘴巴一点点地张大,说:“这、这些都是你寄的?”
殷浩腾无语地点点头:“对,怕你瞎用东西,不小心中毒。这一个月,给你打电话、发短信都不回,微博也不理。如果不是你有在更微博,我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
程月死鸭子嘴硬:“我、我看上去有这么容易中毒吗!”
“你,就,是。”殷浩腾一字一句地道,“而且,重点是这个吗?”
程月迷茫地说:“要不然是什么?”
殷浩腾把刚刚拆快递的剪刀往旁边一放,站直了身靠近她,说:“是我在追你。”
程月的脑袋彻底当机。呃……难道,殷浩腾是被她常发的心灵鸡汤感化了?他竟然说出了这种完全不符合他个人风格的话。
“傻了吗?”他在她眼前挥挥手,说,“还是一如既往的一根筋。”
“那你还追我!”
殷浩腾难得地笑了笑,说:“一根筋,也挺好的。”
如果她不是那么一根筋,或许他不会注意到那个在红人秀上挺身而出的女孩,也不会被她锲而不舍的微博“调戏”弄得没了脾气,更不会从那即使被人骂“毒鸡汤”,也坚持发表着的温暖文字里,看到一个又傻又独立的女孩的坚持。
“我、我……”程月发现她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殷浩腾摸摸她的头顶,说:“好了,看你这么着急地想要去救我,说明我们的感情基础不错。和我试试,你不反对吧?来,吃鸡蛋面。”
说着,他一点儿不把自己当外人地去厨房拿了一个碗出来,把面分作了两份。给她的那份要稍微多一些。
“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收买我!”此刻的程月明明像踩在云端上一样飘飘然的白铁军,却偏偏要继续撑面子。
“好,好。吃不饱的话,我再去下一碗,这样能收买到吗?”不自觉地,殷浩腾的语气里已经带上了哄劝的意味。
程月低下头,脸红红地吃起了面,心想试试就试试,反正粉丝多的是殷浩腾,长得比较好看的也是殷浩腾,连脑子都是他的比较好用一点。
“没错,我可是稳赚不赔的!”她想通了,顿时振奋起来,还大度地把自己珍藏多时的妈妈牌豆瓣酱拿出来,说,“喏,给你吃。”
殷浩腾嘴角一扬。
这个大大咧咧,像风一样到处跑,却又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女孩,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撞到了他手里。
说什么“稳赚不赔”,她这么可爱,分明是自己赚了个满载而归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