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长歌电视剧李楯:玉渊潭可否游泳,谁说了算?-冬泳网

2019-02-07 admin 全部文章 14
李楯:玉渊潭可否游泳,谁说了算?-冬泳网


文/李楯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
2004年7月29日杨养正,北京的玉渊潭公园开始禁止人们在湖中游泳,此后的几天,多年来一直在玉渊潭游泳的人们与公园的管理者相对持,管理者出动了船只火影之天苍羽,在湖中和岸上阻止人们在水中游泳立川谈春,扩音喇叭不断播放着“禁止游泳”的通知。一种来自管理方的说法是:再不成就处罚,没有管不住的。
禁止游泳的依据据说是北京市的一个关于公园管理的条例,这个条例规定:禁止“在非游泳区游泳”。
一个城市的部分市民对公共场所的管理表示异议,并见诸于行动;管理者则表示坚决要管住,也见诸于行动。这起不大不小的事件,引起我们的思考:涉及公众的事,谁说了算?
中国的社会正处转型之中,即从一个总体性很强的,一切都由领导者管起来的社会,转向一个多元的,法治的社会。两种社会结构不同,决策过程和管理方法也不同。
旧的体制留给我们的是一切管理者说了算,这个管理者,可能是阶位很高的决策者或者是领导者,也可能是具体的一个部门的管理者,甚至只是一个部门中的一些普通的工作人员。而在过去的那个年代中被管理者是习惯了被人管理的。他们忘记了自己是“主人”,而管理者其实只不过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管家”而已。比如说:公园作为公共场所其实是大家的,公园的管理者只不过是个小管家,市长只不过是个为人民服务的大管家。人民代表大会是权力机关,但它由我们选出的代表组成,它的合法性在于它真正代表我们。
从一个总体性很强的社会转向一个多元的社会还表现在人们的利益、主张和对事情的看法不再是一样的,因此,再没有谁能天然代表“全体”人民,人民由利益、主张和观点不一致的人群组成,决策需要倾听不同的意见,衡平不同的利益和主张。由此,面对任何规定齐尔德,人们都会问:理由呢?
禁止在公园游泳的理由可能是:一唯一剑宗,在公园游泳有碍观瞻;二,在公园游泳影响了公共秩序;三,游泳会使水质变坏;四、水域本已污染,在污染的水中游泳对游泳者的健康不利;五、游泳会淹死人,为了游泳者的生命安全,禁止游泳。

摄影:夏风秋云

主张公园应让人游泳的理由可能是:一,在自然的水域中游泳也是人的一种权利(如果自然水域都不让游泳,冬泳就无法进行);二,政府的管理也应考虑人们的习惯丰谷酒价格表,北京市的条例规定了在公园中禁止“在非游泳区游泳”张玉珊老公,但北京市的公园并未合理地划出游泳区;三,游泳可能污染水质胡雅菁,在污染的水域中游泳可能危害健康,解决的方法不只禁止游泳,刘进荣净化水体也是办法。
主张禁止在公园游泳的人还会说:一定要游泳可以到游泳馆中去游,或者是到郊区没人管的地方去游。
主张公园应让人游泳的人则会说:为了让一般收入或者是低收入的人也能游泳,应在市内开放一些公共水域允许人们游泳。
面对这些不同的主张,唯有举行听证会,靠制度性的安排,公开地,在公众的参与下,疏理不同意见沈星辰,才能使决策者衡平不同的利益以制定出相对良好的政策法规;才能使公众中的赞同者和反对者都能理解政策法规是怎样制定出来的tggame,并使更多的人能在行动上遵从这些规定吴子佳。
中共十六大报告说:要建立社会公示制度和社会听证制度,国务院《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领》说:“要平等地对待行政管理相关人”,“采取多种形式广泛听取意见”,就是这个意思。玉渊潭公园的做法或者是北京市的规定,如果说有问题的话,贞观长歌电视剧就在于他们在做出决定或规定之前没有使人们――特别是利益相关人――在事先知道一个可能影响自己利益的决定或者规定将要做出,并准备在决策者面前发表自己的意见;在决定或规定做出时,没有充分地听取利益、主张和观点不同的公众的意见。最起码,没有充分地听取反对的意见毫米波治疗仪。――按照法治与善治的原则,立法者或者是决策者可以不采纳一些意见,却不能不广泛、全面地听取意见;立法或者决策须有公众的广泛参与宛瑜生病。
《新京报》 2004年8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