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一切险我去相亲被拒绝,回去的路上捡到一部手机,物归原主之后我后悔了-这样的妈妈才及格

2017-10-08 admin 全部文章 6
我去相亲被拒绝,回去的路上捡到一部手机,物归原主之后我后悔了-这样的妈妈才及格

第1章 残破的婚礼
“够了……快放开我……”
休息室里,身穿婚纱的女人被男人压在化妆台上用力的撞击,起起伏伏间,娇媚的呻吟和男人隐忍的低喘不断响起。
下身撕裂一般的疼痛让沈安安的小脸难过的皱成一团,她拼命转头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啜泣的哀求,“陆靖轩求你放开我……婚礼很快就要开始了……”
“放开你?”陆靖轩冷笑一声不破爱花,将婚纱碍事的裙摆撕的粉碎,俊美的脸庞阴沉如水,黑眸里像是淬了寒冰一样,“你处心积虑的爬上我的床,逼我娶你,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吗?如今我满足你的心愿,又何必摆出这副一幅贞洁烈女的模样!”
沈安安脸庞的血色褪尽,他的恨意就像是刀子一样凌迟着她。
是啊,陆靖轩恨她,恨得她去死才好。
谁所有的人都说,她沈安安为了嫁进陆家用尽一些卑劣手段,结果害的陆靖轩名声扫地,还害的陆母受到严重刺激,心脏病发过世财产一切险。
现在陆靖轩好不容易重新站起来,又利用当年的事情逼着陆靖轩娶她为妻,害的陆靖轩的心尖尖沈昕昕跳江自杀。
她如此罪孽深重,简直死不足惜。
可谁又知道这些并不是事实,谁又相信,她沈安安是被冤枉的。
陆靖轩疯狂的在她身上肆虐,整个人生生被撕裂的疼痛终于让她禁不住哭喊出声,“陆靖轩,我好痛……你快停下来……”
“痛吗?那就好好忍着。你逼着昕昕跳江的时候比你现在更痛!”
沈安安摇头,“我没有!是她主动来找我的!我怕你生气什么都没有说就匆匆离开了,我从来不曾逼她跳江。你信我,你信我好不好?”
“沈安安你知道我最烦你哪一点吗?就是做尽了一些卑鄙无耻的坏事却还要装出这么一副无辜的模样,四年前你是这样,现在还是,只可惜我陆靖轩不是傻子!”
陆靖轩话音落下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婚礼进行曲的声音,沈安安更慌,她疯了一样挣扎,“陆靖轩,就要有人来了,我求你快放开我……”
如果宾客推开门,看到她这副模样,那……
“你不就是喜欢让所有人知道我上了你吗?现在成全你晚清崛起。”男人染着情欲的黑眸里带着疯狂。
“啊天线宝宝玩水!”沈安安忽然惨叫一声,腹部骤然传来一阵刀绞般的疼痛,疼的她浑身痉挛。
陆靖轩没有丝毫怜惜,“又不是处女了,叫的这么大声做什么?”
沈安安冷汗涔涔,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鲜血从交合的地方流下来。
陆靖轩忽而觉得不对劲,正想查看一番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看到来电的号码,陆靖轩十分震惊,连忙接通电话,“喂……”
“阿轩……”电话另一头隐隐传来啜泣的声音。
那熟悉的声音让陆靖轩的心中瞬间涌起狂喜,“昕昕,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阿轩,我受伤了,好痛,我想你陪在我身边。”
“等我。”陆靖轩毫不犹豫的推开沈安安。
他太着急离开,所以并没有看到下身潺潺流着鲜血的沈安安,自然也没有听到她卑微的祈求。
第2章 别想挡我的路!
沈安安求他,“陆靖轩,先带我离开这里。”
沈安安拼尽了所有的力气也没有自己顺利的离开休息室,她一声的狼狈尽数暴露在宾客面前,天还没有亮,有关她的各种传谣就传遍了整个圈子。
不用去听沈安安都知道那些话有多么难看,她全然不理会,像是鸵鸟一样龟缩在医院的病房里。
小护士看着她日渐消瘦忍不住劝解,“沈小姐,您不能总靠营养液,不然会伤到孩子的。”
沈安安瞪大眼睛,“你说……孩子?”她怀孕了?猛地想起什么,连忙问道,“孩子是酒后有的,会不会有什么不好……”
想到那次欢爱,沈安安就跟吃了黄连一样,苦涩难当,如果不是陆靖轩喝醉了邓荣光,把她当成了别人又怎么会碰她。
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感恩的,或许阿轩会为了孩子对她好一些。
“不用太担心,宝宝发育的情况不错,你好好休息吧,有事情就按呼叫铃叫我。”说完之后,小护士就从房间离开。
沈昕昕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些,眸光一冷,抬步走进病房。
“你来做什么?”沈安安的语气不怎么好,对于这是她梦魇的女人,她没有办法客气苏志燮怎么读。
“听说姐姐住院了,我这个做妹妹怎么能不来看看你。对了,我还有个东西要给姐姐。水谷雅子”沈昕昕将一张红色请柬递到沈安安面前,“我跟靖轩的婚期定了哦,说起来都是姐姐不好,如果不是姐姐之前非要逼靖轩领结婚证的话,我现在已经是陆太太了。”
沈安安心中一痛,“给我出去!”
“这就受不了?”沈昕昕凑在沈安安的耳边,轻飘飘的声音满满都是恶毒,“要是你知道了爸爸已经登报跟你脱离父女关系,并把所有的财产都留我,你会不会承受不住去自杀?”
沈安安呼吸粗重起来,“沈昕昕,你根本没有跳江,不过是故意算计我的对不对!”
“我是算计了你,可也是因为你太蠢了,四年前我不过打了一通报警电话,又让人告诉你,承认陆靖轩强奸你,他就一定会娶你,结果你蠢得居然相信了。”
“什么?报警电话是你打的?”沈安安难以置信,想到陆靖轩这些年为了母亲的死日夜自责他就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将真相告诉陆靖轩!”
沈昕昕用力的将沈安安推回床上,逼近她,“姐姐合卺良缘,你怎么又蠢了。陆靖轩心里只有我,怎么会相信你这个下贱毒妇说的话!”
“那我也一定要告诉陆靖轩爱德华皮诺!”沈安安用力推搡着沈昕昕,挣扎着,无意间中擦到她的脸。
“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吗!”脸庞上火辣辣的疼痛让沈昕昕一下子炸了,她狠狠揪着沈安安是头发,“沈安安,你和你肚子里的小贱种别想挡我的路!”
沈安安撞到了桌子上,上面的玻璃杯掉下来,摔的粉碎。
陆靖轩刚从沈昕昕的病房出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动静,心中一急,立即冲过来,“昕昕!”
沈昕昕心中一惊,毫不犹豫的松手,顺着沈安安的挣扎,撞在墙壁上,“啊……”
第3章 谁让这个孩子的生母是你
沈安安没想到这次这么轻易的就推开沈昕昕,正在愣神的时候蓬莱李海峰,一个耳光甩在她的脸庞上。
“沈安安,你怎么恶毒!你害的昕昕还不够吗?怎么死的人不是你!”
她踉跄的后退两步,玻璃渣刺破脚底,尖锐的疼痛顿时传来,可再痛也比不上心里的痛斗青春。
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恨不得她去死。
是啊,为什么去死的人不是她,如果她死了或许就不用这么难过了。
陆靖轩面色阴沉,怜惜的将沈昕昕抱进怀里,吩咐身后的保镖,“去叫医生。”
陆靖轩的身份不一般,医生很快就来了。
沈昕昕依偎在陆靖轩的怀里,楚楚可怜的道,“阿轩这不是姐姐的错,她只是没想到我还会活着回来康熙四妃,这才激动的推了我一样,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陆靖轩眼瞳一缩,见到逼了昕昕跳江都没有死,于是就亲自动手了吗?
陆靖轩心中燃烧着滔天的火焰郭竹学,冷冷地道,“还不跪下给昕昕道歉!”
沈安安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什么,阿轩……他……竟然要她跪下给沈昕昕道歉!
“我不跪!我没有推她!更没有逼着她跳江!”
“还在狡辩?”陆靖轩的神色更加冰冷,“听说你弟弟的学习成绩很好。”
沈安安猛地抬头,“你想做什么?”
陆靖轩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头,“你说如果他被开除学籍之后,能不能跟我一样重新爬起来?”
沈安安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声音哆嗦着,“陆靖轩,你就这么恨我?”
“别生气,姐姐怀孕了难免脾气大一些。靖轩,你要做爸爸了,真好……我替你感到高兴,我……”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连忙擦掉,像是掩饰一般笑着,“靖轩只要你能幸福无论怎么样我愿意,你好好跟姐姐过日子吧,不用顾忌我。”
“不许胡说八道。”陆靖轩看到沈昕昕的眼泪心都疼了,“这个世界上能够生下我孩子的女人只有你。至于其他的……不过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陆靖轩!”沈安安的胸口像是被压了什么东西,粗喘着,“你怎么能这么说!”
说自己的孩子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陆靖轩的俊脸平静无波的对医生吩咐道,“给她安排流产手术。”
“陆靖轩,你疯了吗王冰皓!”沈安安大声嘶吼着,全身忍不住在颤抖,“这可是你血脉相连的骨肉!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谁让这个孩子的生母是你。”
他的话像是利刃一样狠狠的戳进她的心窝,沈安安难以承受的摇了摇。
陆靖轩不愿再看沈安安一眼,抱着沈昕昕就要离开。
“陆靖轩!你不能这么做!”沈安安疯了一般冲过抱住他的大腿,哀哀祈求,“求你不要这么残忍,求你了……”
陆靖轩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沈安安,只要想到这个孩子身体里有你的血脉,我就觉得恶心。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听话,等我亲自动手可就不好了。”
沈安安的眼泪瞬间决堤,心中的绝望让她像是疯了一般的给陆靖轩磕头,“求你放我的孩子,陆靖轩,我求你……”
脑袋砰砰的磕在地上,洒落在地上的碎片刺破她的脑门,鲜血蜿蜒而下,份外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