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费用包括哪些内容我们本以为在众目睽睽之下你们还不敢把坏事做到这么绝-生态闽东

2019-05-11 admin 全部文章 19
我们本以为在众目睽睽之下你们还不敢把坏事做到这么绝-生态闽东
2018年12月28日下午,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古峰镇长汾村村民陆惠平及其父母三人被控“破坏生产经营罪”案一审,终于在屏南县人民法院宣判了。
参与宣判庭的陆惠平的代理律师林洪楠随后通过公民记者发布了宣判通报:
【“福建屏南奇案”陆惠平一家三口被破坏生产经营罪宣判通报】
今天(2018年12月28日)下午三点,福建屏南法院上演了一场荒唐、无耻的远程隔空宣判闹剧。
代理律师林洪楠准时出席,庭审伊始王芯芯,屏南法院合议庭落座,公诉方未有人员到场,当事人陆宗并坐在被告席上,陆惠平和黄志球未出庭。
审判长非常简短地宣读了陆惠平、黄志球、陆宗并破坏生产经营案《判决书》:判决黄志球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判决陆惠平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判决陆宗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审判长宣读完判决书,仓惶就要逃离法庭。林洪楠律师马上叫住他们,对审判长说:“陆惠平还没到场,我还需要把判决拿给她,征求她的意见。”
对方答:“不用了,今天陆惠平和黄志球来不了现场凤凰沟的春天,我们已为他们安排了远程宣判”。
陆惠平家属对此判决无法接受,誓要上诉到底。一家三口奋力保护自己的农田灌溉水源,也保障了周边众多农户的权益,完全合法合理,却惨遭屏南当局构陷,获刑畸重。
农田是农民的立根之本,水源灌溉是农田的必要条件,关系农户的生死存亡。为了生存,依法维权,却被屏南当局任意羁押,逮捕,家庭完全坍塌吴思琪。一个法制文明的政府,首要任务应该是让百姓享有尊严的劳动和生活,安居乐业。屏南当局如此践踏人权勃利天气预报,严重违反《宪法》、《世界人权宣言》,在任何一个法制国度都是荒谬且违法的。
律师认为:本案公诉方指控当事人阻扰施工,认定造成一万四千多元经济损失,法院虽未支持,但仍然重判一家三口,三人累计刑期达六年九个月。如此欺压百姓,导致百姓人未亡家先破。
面对如此扭曲的宣判,林洪楠律师在送达回执上愤怒写下十六个字:
左的可怕,右的荒唐,枉法裁判伊天照,必遭天谴!
在此我们必须铭记:对一个家庭的不公夏果果,就是对所有家庭的威胁。敬请各界持续关注本案进展。本次宣判通报完毕。
我于前天发表的文章《不义之石即将落下》,已经对判决结果做出了不乐观的预测:
“我们的判断是陆家三口肯定会被判有罪。虽然我们本来就知道她们没有罪,通过一审,我们更加知道她们没有罪。但我们没办法,办法掌握在那些可以法办她们的人的手上。而那些想法办她们的人如果判了陆家三口无罪,等于是拿巴掌打自己的脸。没有人愿意拿巴掌打自己的脸,特别是那些掌握着权力的人。所以陆家三口肯定会被判有罪,哪怕她们无辜的像婴儿。哪怕在法律上难以支持……”
我们预测了陆家三口会被判有罪,不是因为她们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有人想判她们有罪。
但考虑到这个案件已经暴露在公众的视野,特别是经过了14天至少在当时看起来是很严肃认真的庭审,且在众目睽睽下,我们见证了公诉机关拙劣的表演和漏洞百出的所谓证据——如果法院真的是公正的服从法律,那么毫无疑问三名案犯都必须被宣告无罪——我们本以为如果做出有罪的判决,刑期也不至于太长,实报实销(按关押的十个月算)让三位被告回家已经就差不多了。
没有想到,我们还是严重地低估了你们。
屏南县的老爷们,我们本来就知道你们的无耻,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可以这么无耻;我们本来就知道你们的凶恶,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可以这么凶恶。
在这个案子宣判的九天前,在省城福州的中级人民法院给出了一份《行政裁定书》(2018 闽01行初451号)。是关于陆惠平起诉你们屏南县政府的一个行政诉讼,因为陆惠平已经落入你们法网,因不可抗力无法出席,福州中院中止了审理。


这起行政案件其实只是陆惠平起诉你们屏南县政府的几十个诉讼的其中之一。看来这两年陆家没有少找你们的麻烦,这还不算她们不断的上访。
可是陆家为什么要找你们的麻烦呢?你们可是手握重器啊,谁敢惹你们?
2017年的9月28日,同样是福州市中院给出的一份判决书,判定你们在2016年12月15日开始的对陆家的暴力强征事件行政违法。


而正是“12·15”这起你们主导的暴力强征事件导致今天这个局面。
在这起事件中,你们动用了二十多个地痞流氓非法强征陆家的土地,打断陆惠平老父亲陆宗并三根肋骨北宋枭雄,猥亵了陆惠平。


随后几天你们继续强征、非法施工就算了尤邦孟,对陆家要求惩办打人的凶手的诉求竟然置之不理,逼得陆惠平的老母亲喝农药自杀。陆家将奄奄一息的黄志球老人送到福安的闽东医院抢救,黄志球老人失语6天,最终经过十多天的救治,花了20多万元才救治成功,但原来身体强健、干活比很多青壮年还强的她绍兴烟草网,从此成为一个拖着药瓶的病人。
“12·15”事件的三位受害人,正是今天被你们法办了的陆惠平的老父亲、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陆宗并、陆惠平的老母亲、被你们迫害致病的黄志球高相佑一,以及陆惠平本人。

是你们把陆家三口逼成了访民,然后当你们觉得这几个访民让你们心烦了,你们想法办她们了,甚至连罪名都没有想好,你们就利用2018年2月8日偶然发生的长汾社区事件,颠倒黑白把事件中的受害者和报案人陆惠平抓捕。
根据黄志球老人的多次控诉,以她的亲眼所见,负责抓捕的屏南县公安局副局长、原本和陆惠平就有过节的黄志约,甚至还在屏南县城关派出所对陆惠平进行了殴打。而在法庭上,屏南县法院拒绝了辩护律师提出的公开当时监控视频的要求。
陆惠平在长汾社区被社区主任殴打,在屏南县城关派出所又被黄副局座殴打,但她却成了罪犯失去了自由,徐明朝然后是她的父母。
当你们发现用敲诈勒索罪办不了她们的时候。你们竟然翻出了两年前就已经处理好的民事纠纷来办她们所谓“破坏生产经营罪”。
办就办吧。你们故意把案件放在宁德审理,尽量减少屏南人民的围观。当发现很多外地的访民来参与旁听,你们又设置各种障碍限制旁听,并不惜花费纳税人的金钱,安排大量你们屏南县政府的工作人员来充当旁听的群演。
你拒绝让屏南县法院集体回避,更拒绝让所有42名证人出庭。
管它那些所谓证据有多牵强;
管它那些证据被律师们找到了多少瑕疵;
管它公诉人被证明了多少次当庭撒谎;
管它连公诉人提供的视频证据都和起诉书描述的对不上纳兰初晴,而且还证明了三名被告的无辜;
管它你们起诉书上认定的陆家涉及“破坏生产经营罪”的行为,刚刚被你们2017年11月27日给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确认为“不属于公安局职责范围”的事件,也就是说你们已经确认过当时没有什么犯罪在发生;


管它所谓“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受害人,一个是古峰镇政府根本就没有生产经营的资质,另一个太平洋公司首先是被证明是破坏陆家农田灌溉系统的以及制造地质灾害危险的罪魁祸首,而陆家在该案涉及的内容都是在维权。
管它的高嘉晗,管它的,你们就办了许怀哲。财务费用包括哪些内容
管它为什么花了14天的时间,管它辩护律师怎么说,判决书就仿佛是根据公诉人起诉书的意见,总之你们就办成了。
在宣布判决结果的时候,地点又回到了屏南县法院,于是你们杀鸡儆猴教育不听话的百姓的目的又达到了。
恭喜你们,此处应有掌声!
最后让我们大声念出这次办案有功人员的名字:
审判长张传旭
人民陪审员吴细玉
人民陪审员张久贵

我们不要忘了在法庭上霸气侧漏的”彪代表“、巧舌如簧的甘公诉,当然还有法庭外那个雷霆手段的黄副局座。
你们都是将陆家这个犯罪集团明正典刑的功臣,人民会记住你们的,历史会犒赏你们的。
最后汇总一下我之前为陆案发表的所有13篇文章方便大家查阅,也算是做个存档:3月31日:把陆惠平家一网打尽,屏南县政府你们牛逼大了
4月4日:致屏南县公安局某政委——我要爆个料
4月22日:“陆惠平一家四口被刑拘”是不是被构陷?
7月21日:对于“屏南陆惠平案”,我只问有司三个问题医道通天,赠送两句俗话
8月9日:陆惠平一家无罪,屏南县县衙无耻
8月25日:关注屏南奇案,围观一场不义的审判
8月28日:屏南政府怕人民——有理光明正大阴谋的代价,没理偷偷摸摸
8月31日:这个代表确实“彪”——屏南奇案庭审侧记
9月8日:请问公诉人甘文蓉,你们到底在笑什么?姚广孝擒龙!——屏南奇案庭一审二庭侧记
9月24日:奇门遁甲张警官闲王的盲妃,马嘴牛头甘公诉——围观屏南奇案第十日记
9月29日:旷日持久的审判,独缺真正的罪犯——屏南奇案一审综述
12月7日:屏南县,你就说判陆惠平一家无罪有多难?
12月26日:不义之石即将落下——写在“陆惠平案”宣判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