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妇gl细雨空濛左江畔-壮壮的自然笔记

2017-08-19 admin 全部文章 9
细雨空濛左江畔-壮壮的自然笔记
广西·崇左
2018.1
不觉实习已结束大半月了,可我好像昨天才离开左江岸边的这片土地
阴冷而沉静的天空,雾气笼罩的群山,浸了雨水和露水颜色变深的甘蔗地,仿佛每一次样线都是在细雨里走完的
虽也见过晴天,但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兽一鸟,似乎就该和烟雨相配
说起这篇文,本来只想罗列些照片藉以总结,
考虑再三,还是忍不住加点注释了
全文大概3651字45图,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灰眶雀鹛 Alcippe davidi
喜欢苟在林下找东西吃,鸟浪里出现频次最高的鸟,和蓝翅希鹛一起作为鸟浪的主要召集者。原来是A.morrisonia的亚种之一,07年的时候有人用分子生物学证据把它和另外两个亚种分了出来。

红头穗鹛 Cyanoderma ruficeps
在近地面处寻找虫,活跃在南方的树林、灌丛和竹林下。
因为和很多一起活动的小鸟一样有红头,经常被我们同学认成别的鸟,鸟组有些同学甚至直到最后一天才知道它的存在。

纹胸巨鹛 Mixornis gularis
这个13厘米长的小东西哪里巨了?郑作新先生当时怎么起的名字?

棕颈钩嘴鹛 Pomatorhinus ruficollis
比看起来更大(19厘米),正在剥开竹子找里面的虫子,剽悍无比。
有一次我看见它花20分钟拆了个废弃的鸟巢地下赌王,从里面拽出一只大白蛴螬来吃了。
因为鸣声动听,至今常被肆捕为笼养鸟。

长尾缝叶莺 Orthotomus sutorius
几乎无处不在,草丛里永远充满它的鸣叫声。
因为遇到寒流降温,蓬松的羽毛使它看起来比平时胖了一圈。
顾名思义会用叶子筑巢。

黄腰太阳鸟 Aethopyga siparaja
取食花蜜,三五成群地盘踞在开花的树上。雄鸟光鲜亮丽,雌鸟容易被同行的莎哥看成柳莺。实际上也经常和柳莺出现在一起。

暗绿绣眼鸟 Zosterops japonicus
柳莺的另一位老朋友,喜欢在树干上找东西吃。
标本馆前那棵我实在不想查植物志了的蔷薇科小树上,永远有十几只。

远东山雀 Parus minor
和北京的远东山雀比起来,方言好像不大一样。
在同学观察别的鸟的时候,经常乱入,然后赶走被观察的鸟。


极北柳莺 Phylloscopus borealis(上)和黑眉柳莺 Phylloscopus ricketti(下)
其实黄腰柳莺才是最多的,但我一张照片都没有拍到。在最后一天前,我们并不知道冕柳莺和黑眉柳莺的存在。
那时记录的柳莺大部分都变成了黄腰柳莺,看不见顶冠纹的小部分成了极北。
越看柳莺就越感觉自己的记录不可靠了。

白鹡鸰 Motacilla alba
居民楼顶常住户,也喜欢到南荷花池散步,在水边取食陆生和水生的昆虫。
经常上下摇动尾巴,原因至今不明,有工作认为是用来警戒捕食者(Randler 2006)。

白腰草鹬 Tringa ochropus
一直徘徊在半干涸南荷花池,从水里找螺和其他的东西。
走样线的时候,鸟组的同学每天都要去和它见两次面,但还是没能和它混熟,据说接近后还是会惊飞。

白喉扇尾鹟 Rhipidura albicollis
在枝头上跳来跳去,巨大的尾巴上下翻飞,经常到同学宿舍门口串门。这位不知为什么,特别喜欢在南荷花池的水面上盘旋跳舞。鸟浪里经常单个出现。

乌灰鸫 Turdus cardis
在地面活动,虽然不喜欢露面,但每天都能听到它们在灌丛和林下蹿得生龙活虎。
好像会在食堂附近捡垃圾吃。
北京有一次来了一只,引得一堆人去围观拍摄。

凤头鹰 Accipiter trivirgatus
在山上蹲着的,此行唯一的猛禽。
原来基地附近还有一只凤头鹰,经常偷潘爷爷养的鸡,前年同学来的时候还常驻在宿舍那边。
之后不知是不是偷鸡心切撞了树,折断了脖子,就被做成了标本。

红尾伯劳 Lanius cristatus
因为太年轻,胸部的羽毛还有鳞状的纹路。和其他伯劳一样,比看起来凶猛地多。
捕杀鼠、蛙和昆虫等小动物,会把猎物穿到枝杈或栅栏的铁丝上开膛破肚。


斑文鸟 Lonchura punctulata(上)和白腰文鸟 Lonchura striata(下)
成群活动,在各种禾本科植物的穗上上取食种子。两种文鸟经常混群。
站在苇秆上总是一字排开黑道天涯,经常导致苇秆弯折,然后文鸟们会掉下去,不折不挠地再飞上来一字排开。

红耳鹎 Pycnonotus jocosus
应该是基地数量最多的鸟。
在同学们记录时,朦胧苇丛中的红耳鹎曾经冒充过各种珍稀鸟类,然后或是飞起或是鸣叫让同学的希望落空。虽然数量多,仍然受到人们捕捉的威胁。
传统的笼养鸟褚映红,随人们走遍大江南北,逃逸的红耳鹎甚至出现在了北大校园里。

火鸡 Meleagris gallopavo
潘爷爷散养的火鸡。鸣声魔性且充满嘲讽气息,令同学印象深刻。
三只都是雄性,总是同时出现,同时逃走。
由鸟组表演的晚会火爆节目《奇妙的火鸡》灵感来源。表演结束后成为鸟组形象代表。

变色树蜥 Calotes versicolor
极为常见的,可以变色的小蜥蜴。这一只在水库岸边被发现。

家猫 Felis catus
经常出现在食堂附近贤妻良妇gl,和同学不是很亲近。
有几只小猫折尾非常明显,罗老师实验室的同学一直试图采一些口水回去研究。

白头叶猴
Trachypithecus poliocephalusleucocephalus
保护基地的主角,极度濒危的黑叶猴亚种。第一次看到觉得不甚好看,接受设定后发觉这个发型很带感。
我看到的时候,基本上都在悠闲地啃着小叶榕的叶子。自从加入了鸟组,总感觉身边被猴子包围着。
看了行为组的成果,有点怀疑自己的选择。为什么会有同性爬跨这种东西啊啊啊。
希望它们分散的居群能尽早联系起来,为它们的延续提供保障。

赤腹松鼠 Callosciurus erythraeus
这个姿势可以说是很松鼠了。
因为耳朵短,看起来更加憨态可掬。
在基地里随处可见,好像不太喜欢到地面活动。
鸟类调查的时候,在树上活动的声音经常被误以为是大鸟,让鸟组同学空欢喜一场。

中华白海豚 Sousa chinensis
这是在钦州三娘湾拍摄的,就和崇左的照片放到一起吧。其生活区域与经济开发区分隔开了,也许会成为经济发展和保护和谐并行的重要实例。

巴黎翠凤蝶 Princeps paris
大概是基地里最常见的凤蝶。
有一只曾经在样线上绕着鸟组的同学盘旋了二十多分钟,似乎是因为迷恋某一片水源。

白带黛眼蝶 Lethe confusa
常见而典型的眼蝶,因为寒冷而趴在草上一动不动。
眼蝶的幼虫多数取食禾本科植物的,飞机场那边芒草成片,因此也常看到各种眼蝶。

枯叶蛱蝶 Kallima inachus
大多数人印象里的正版枯叶蝶。
以前写到教科书里的,作为隐蔽式拟态的经典例子。
自然也是科普读物和大众文化里的常客。
正面有艳丽的紫色,比背面要华丽得多。

番木瓜 Carica papaya
种植的番木瓜超级炼器,有一些已经开花了。
餐桌上木瓜的来源,和蔷薇科的那些木瓜区分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原产热带美洲,明代才引入中国。

假烟叶树 Solanum erianthum
感觉这叶子也不太像烟草啊。
和大部分茄科植物一样有毒,入药时也要限制用量。
原产也在美洲,经历多次引种和扩散,已经遍及环球热带地区了。

白花鬼针草 Bidens alba
在路边和林缘泛滥的入侵植物,原产在热带美洲,现在已经征服了华南,正在向北扩散。
果实按照鬼针草属的惯例,对裤子不太友好云亦思虞 。

红花酢浆草 Oxalis corymbosa
好像就是换了配色而且变大了的酢浆草,南荷花池附近有很多。本来也是热带美洲的东西,现在已经遍布大半个中国了。

茅莓 Rubus parvifolius
终于有一个本土植物了。悬钩子属的灌木,聚合果成熟的时候据说和其他悬钩子一样好吃,可惜实习的时候还在花期。

紫金牛科 Myrsinaceae
很像奶它是酸藤子,可是照片提供的特征不够充分。也可能是我太菜了。
这个科曾经充满了小红果,但是新系统里有好多物种被移到报春花科了。
虽然看着颜色诱人,但果实都是有毒的。

扭肚藤 Jasminum elongatum
花瓣很多,而且整个花冠筒似乎很容易脱落。同属的植物里,茉莉花和迎春花更为人们熟知。

白花龙船花 Ixora henryi
完全开花后花序大概要变成一个白半球了。
开红花的龙船花园艺栽培上用的更多韩棠,大部分人应该也更熟悉些。
在华南,茜草科的种类和数量都很多。

木犀 Osmanthus fragrans
就是桂花。经典的园林植物,原产在西南地区,很早就已经栽培到了全国各地。

凤仙花属 Impatiens sp.
这是一个被中国植物志钦定了的鉴定极为困难的类群,因为花的各部分特征对鉴定极重要,在标本上却很难保存。
各种植物志说法不一,我至今也没搞清楚广西到底有多少种凤仙花,还是不乱鉴定为好。
这个属常常生在湿度很高的林下,果实成熟后会弹裂开释放种子干掉客户。

红花羊蹄甲 Bauhinia ×blakeana
香港特别行政区区花,华南地区常见行道树非洲白鹭花。
羊蹄甲(Bauhinia purpurea)与洋紫荆(Bauhinia variegata)的杂交种,在香港诞生。

朱槿 Hibiscus rosa-sinensis
另一种华南地区常见行道树,南宁市市花。
由于靠近公路,叶子上积满了灰尘。
所有的雄蕊合成了一条雄蕊柱,仍然可以培育出重瓣品种。

早开堇菜 Viola prionantha
在广西一月份就开花了,北京还要等两个月左右的。
经典的早春小花。春秋两季都可以开花,夏季可以发生闭花授粉的闭锁花。
入药时和紫花地丁不加区别。

黄葵 Abelmoschus moschatus
同地域有开花的个体,但是果实更具经济价值。季天笙 种子可提取芳香油,是名贵的高级调香料,曾被用来替代麝香。但是由于成本高昂,已经被人工合成的替代了范式守信 。

北越紫堇 Corydalis balansae
虽然名字叫紫堇,花却是黄色的。
通称的紫堇和黄堇是同一个属。它们花色的控制以及和传粉者的关系都是很有意思的问题,有些传粉昆虫似乎不太在意花色廖晓琴。

水竹叶 Murdannia triquetra
南方相当普遍的稻田杂草,在基地是广泛分布的铺地草本。和鸭跖草不同,三枚花瓣几乎差不多大。汁液可以治虫蛇咬伤。

崇左是白头叶猴的家园,也是生物多样性的宝库。能拜访此地,着实是一件幸事
只是,濒危动物们尚未从危机中走出,日益增多的入侵植物也可能积累隐患
但愿在人们的努力下,过上若干年,这里的风景还能保持它的面貌

记得保护生物学课上
老师告诉我们,做保护的话
与其说上千言万语
不如让人们去真正了解一下那些面临威胁的生命
当熟悉了之后
人性中对自然的热爱和敬畏之情
将油然而生
虽然未必会从事专门的保护工作,我也希望做一点这样的事
END
Reference
[1]Randler, C. (2006). Is tail wagging in white wagtails, motacilla alba, an honest signal of vigilance. Animal Behaviour, 71(5), 1089-1093.
[2]F Zou, HC Lim, BD Marks, RG Moyle, & FH Sheldon. (2008). Molecular phylogenetic analysis of the grey-cheeked fulvetta (alcippe morrisonia) of china and indochina: a case of remarkable genetic divergence in a "species". Molecular Phylogenetics & Evolution, 49(1), 165.
[3]Song, G., Qu, Y., Yin, Z., Li, S., Liu, N., & Lei, F. (2009). Phylogeography of the alcippe morrisonia, (aves: timaliidae): long population history beyond late pleistocene glaciations. 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9(1), 143.
[4] Olesen, J. M., & Knudsen, J. T. (1994). Scent profiles of flower colour morphs of corydalis cava, (fumariaceae) in relation to foraging behaviour of bumblebee queens ( bombus terrestris ). Biochemical Systematics & Ecology, 22(3), 231-237.
[5]Flora of China http://foc.eflor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