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插曲终南山·连载4《大文坊》林仑专页(总第137期)-大文坊

2019-02-22 admin 全部文章 17
终南山·连载4《大文坊》林仑专页(总第137期)-大文坊

微旬刊《大文坊》林仑专页(总137期)

【终南山·内容概要】该小说以终南山为大背景,故事情节曲折复杂,将农村与城市、社会与家庭、传统道德与现代思想的碰撞、灵与肉、爱恨情仇交织在一起,纵横交错,波澜跌宕。作者以崭新的视角和清新又老道的笔法,向人们展现了一幅跨度近50年的当代社会生活的真实图景。小说结构严谨,精彩大气,内涵丰富,故事情节妙趣横生,人物活灵活现,可读性强,读后令人拍案叫绝,忍俊不已。
它集道、佛、儒家思想和西方文化思想于一体,给人一种大视野、大胸襟和一种快感、美感,使人读后对人生产生出无限感慨和遐思。人生如舞台,舞台就是人生。小说中,各种人物在变革的社会中粉墨登场,演绎出了一幕幕活剧、喜剧、悲剧和丑剧;主要人物有坚守传统和道德精神家园的代表人物柳秋桂;一身正气、为民办事的县委书记柳正;善于投机钻营的流氓政客王得娃;出卖色相与肉体灵魂的杨水花;打着改革旗号的暴发户尤大成;心狠手辣以害别人为快事的颜狼娃;为情所困的颜耀民、牟聪灵;抗争命运、奋斗不息的颜耀昭、颜祖倩兄妹俩以及在社会变革中迷失方向、丧尽天良、坑蒙拐骗的郝孬飞、颜祖香……60多个人物相互关联,相互交织,组成了一幅幅人生的图景。
小说向人们揭示了这样一个真谛:“古是今,今是古”,生活是实实在在的,不管社会如何发展变化,人类传统优良的东西不能舍弃。谁欺骗了生活,谁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王得娃、尤大成的下场如此,杨水花、颜狼娃也是如此。小说通篇贯穿着玄学和哲学的宿命感,体现出了浓厚的东方智慧。小说不仅紧紧把握住人的命运与时代的命运,关注着人的思想道德和价值取向,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插曲而且以物象、天象来昭示人,启迪人,将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有机地结合一起,对天道、人道都进行了深刻的阐述,读后使人如醍糊灌顶沙井龙哥,获益匪浅。著名作家贾平凹,看完小说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是一部“铸造出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魂魄”的优秀之作。


终 南 山
文|林仑(陕西)
第四章
两派间的暗争明斗终于结束了,人们再不用提心吊胆地生活了,一切都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祖倩已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一大早,她就欢欣鼓舞,背起母亲连夜为她翻新的布书包,一蹦一跳出了门。正在这时,山田光子迎面蹦蹦跳跳来了好伙伴颜燕玲,两个衣裤不新但干净整洁的女孩子鸟儿般顺着河道杨柳林荫道,穿过小庙,走进了小学校。

第一次进学校,祖倩心花怒放。想想昨天报名时的情景,她的心里又有一丝哀凉。学费和书费加起来共一块三毛钱,为这一块三毛钱愁煞了母亲柳秋桂。当时,母亲正和队里一群头顶手帕的妇女们在饲养室门前打粪。开春了,把生产队整个冬季积攒下的牛粪用小铁铲一小块一小块地砸开。冻结得坚硬的粪块,一撬一大块,妇女们围成一圈,坐着小木凳,一点一点敲开,拉到返青的麦地里。
祖倩偎擦着母亲的身子,眼看着日头一杆多高了,同龄的人纷纷去学校报名了,她急得心头起火,双腿不住地摇摆,碰磕母亲忙着不停干活的胳膊。
女儿哪知母亲的作难,柳秋桂看上去平静的样子,其实心如猫抓一样,她想,要是娃她大在,就不用自己来操这份心了。一团雾似的云游过头顶农妇生存手札,从贫瘠的妇女们的脊背悠过,给柳秋桂心里投下了不泯的阴影。她在脑子里来回颠腾着说:“再难也不能叫没了大的娃跟人不一样。”

直到歇晌的功夫,柳秋桂趁别人回家给娃拾掇饭的时间,把后院里平时捡拾起来的玻璃碴收拾到笼里,满满一笼哩,足有十几斤。然后又拿了一根长竹杆,到河沿上的皂荚树下,把去年没打完的干皂荚一个不剩地打下来图丝吧。每打下一个,祖倩就往笼里拾一个。一群麻雀喳喳叫着从树梢间惊飞而过,雀屎卟卟地掉在脚下的土窝里,或是人的肩上、头上。祖倩恨不得那群麻麻的小雀就是一只只干皂荚呢,被她快快地捡进笼里,然后和母亲抬到一公里外的供销社去卖了,换回上学的钱。
当别人的孩子都报完了名,快下午时,祖倩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学校报了名。自长这么大,祖倩第一次感受到了钱这东西给人带来的艰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狼娃的狼心也随之长大了。他看不惯村里人用看耍猴似的眼光瞅他那只不停眨巴但不能转动的眼窝子,但更伤他自尊心的是那个牟聪灵。一想到她窈窕的身材,和那肉墩墩的两坨尻蛋子,他就恨不能抱住那肉蛋子咬一口。

春夜是迷人的,一勾弯月冷黢黢地看着村野人家,思春的猫拼命怪叫,叫得人心烦意乱。没有点灯,狼娃一个人在自己的小厦房里,一会儿直戳戳地坐起来,一会儿又挺挺地“通”一声倒下。他在心里骂牟家的聪灵,狗日的,两个奶子颤颤索索,咋就不能像这叫春的母猫一样,在我的小窗外叫唤呢?一想到少女饱满颤悠的两只大奶,狼娃裤裆里的那个东西就“噌”地一下勃起了,他感到血不住地倒流向头部,又“哗”地冲到下部,直冲得他眼冒金星,燥热难耐。他伸手抓住下身那个硬梆梆作怪的货,在炕上驴儿似的打了几个滚,一股热乎乎、粘不叽叽的稠浆糊一样的东西喷了出来,濡湿了裤裆。

折腾了一阵子后,狼娃没有脱掉湿裤子,死了一样四仰八叉躺在炕上。外面的猫还在撕心裂肺地狂叫不止,偶尔有鸟的一两声惺鸣。就这样安静了一会儿,狼娃刚刚平静的心血又骤起抗日之雪耻,裤裆里的那个东西又开始作怪了,且随他的大脑神经一阵一阵热辣辣地挺起。他又想到了聪灵的尻蛋子,还有白晰的脖项,粉嫩的脸蛋儿,蘑菇样的耳朵以及鼓悠悠的两团奶子……他的手没处揣摸了,他想每天晚上搂着这么一个散发着花儿般香粉气、软绵绵面条一样的女人,双手捧住白亮亮、饱含着乳汁的奶子该有多好。想着想着,狼娃的涎水顺着嘴角直往下淌。他“吱”一声吸吮了口水,酸酸的,香香的。他再三折腾,却怎么也没出现上一次的畅快。他一翻身,将薄软的被子搂抱在身下,把滚烫的脸深深地埋在破棉絮里。

“我日你妈!”狼娃咬牙切齿地骂聪灵:“你还勾引那两个货哩,把我狼娃不在眼里磨,总有一天我狼娃要叫你知道狼的厉害!我日你八辈子先人神弓传奇,等哪天你成了我嘴里的肉了,看你还认得我狼娃不!”
狼娃摸黑脱了湿裤子,精尻子(光屁股)走到院里。井沿上的柿子树花开得正繁,一股涩涩的青蛋柿子味极浓地散布在院内。骚情的猫的叫声更是怪怪的,叫得狼娃心烦意乱。忽然听见肚子咕嘟嘟叫起来,他这才意识到已饥饿得肠胃如猫爪抓。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这个时间是庄户人家最难熬的季节,往年的旧粮已吃光刮净,就等着新麦熟哩。家家的饭稀得能照出人影。饥饿成了人们的第一大敌。

“喵呜——”那只叫春的猫一声惨叫,“咚”地一下就滑下墙头,摔到了院子墙根底下。狼娃快速地扑闪了几下眼睛,猛地一跃身扑上去,双手抓住热腾腾的猫。站起身,往上一掂,掂出了猫的肥瘦。狼娃咧嘴笑了,咬紧牙关对猫恶声恶气地说:“怪你太骚情,嘶叫个没完。正好,老子好久没见过荤腥了。甭怪我噢,是你送到我手里的力证逍遥。”话没落音,猫就如射出的箭一般被重重地摔到了捶布石上王意扬。可怜的猫连发出最后一声叫唤也没来得及,就这样呜呼归天了。
狼娃三下五除二扒了猫皮,洗也不洗,就撂进大口铁锅,抓了半把盐撂进去,架起麦秸火烧起来。
没多长时间,浓浓的肉香味从东巷子的第一家院里升起,迅速弥漫全村。
这个时月,村里家家没粮吃,户户人家的婆娘女子都挎着篮子满地里寻找可食用的野菜充饥,就连刚出叶的榆树也被人抢着捋了个净光,地里除了麦子苗之外,一律被人割挖得红光红光的。半大子娃,不论男娃还是女娃,放了学自知家里没有充饥的东西,就三个一伙,两个一帮地去野地寻可食的东西,人人见绿不饶,个个饥皮寡肉,有一顿麸皮做的窝窝头就算是上好的美餐了。尽管夜已深,但诱人的肉香还是叩开了饥饿难眠的村人的门,家家户户的门吱咛吱咛地开了,人人猛吸着来自巷子东头的香味,似乎要将那肉吸进自己的肚里一样,个个贪婪她伸长了脖子,不住地咽着口水,两耳背后一会儿一个坑。

同睡在一张炕上的耀昭、耀民来到了煮肉的院子。院里已点起了如豆的一盏灯,就放在柿树下的青石上,一看见血糊溜拉的猫皮,耀昭拉起耀民的手,一捂嘴跑了出来。
俩人跑到了东场。空旷的碾麦场已被生产队的社员碾砸得光滑滑、平板板,只等麦黄鸟歌声响起,麦镰飞舞的那一刻的到来。
“狼娃这家伙心太残。”耀昭止住了翻江倒海欲呕吐的潮气,双手往腰间一叉,似笑非笑道:“他竟然能扯了猫皮,还能吃下猫肉?”
“嘿嘿,嘿嘿秦直碧。”耀民的大眼睛笑成了两个弯儿,“一个人一个天性么。”
“你这家伙,对啥都麻木不仁。”耀昭的语气夹杂些许责备。耀民嘿嘿一笑作答。


林仑,现供职于一新闻单位。十大青年作家之一。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客座教授。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评委,微旬刊《大文坊》编委会成员、兼“小说坊”主持人。已创作长篇小说《终南山》、《种子的翅膀》等六部生死寻人,其中出版《终南山》《西天行》《苏武牧羊》3部;出版散文集《把梦种在时光里》一部。曾在《人民政协报》《中国文化报》《中国建设报》《中国旅游报》《新阅读》《格言》《意文》《长春文学》《莽原》《北方文学》《民族作家》《华夏散文》《散文世界》《长春》《绿洲》《躬耕》《吐鲁番》《辽宁散文》《散文选刊》《鹿鸣》《中国西部文学》《中外文艺》《荷花淀》《当代文苑》等国内诸多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等1000多篇。作品入选多个年度选本。

秦风唐韵:原名魏新亚,陕西西安人。理工科院校毕业。中学高级教师,长期从事教学工作,桃李满天下。学生们已在国内外为科研教学做贡献,为祖国的建设事业奉献力量。在教学之余,擅长诵读,钟爱文字,在《巴黎汉唐观察》《新时代文学》《词林诗苑》《陈言其诗文》,《泠泠清清》等众多平台发表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与众多知名诗人作家合作完成有声文字多部。长篇小说《终南山》将是魏老师与著名青年作家林仑合作,首次用秦腔诵读原汁原味的陕西话版的又一部力作。

《大文坊》微旬刊常年稿约
微旬刊《大文坊》面向全球华人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常年征稿。
具体要求如下:
一、闪小说、微小说,不超过千字;
二、纪实散文、艺术散文、游记散文、哲思散文、抒情散文逆命者曹丕,均不得超过2000字;优秀佳作可放宽至3000字。
三、相关“人物”纪实文学、报告文学,不得超过5000字;
四、诗歌,形式不限,不超过二十四行,最好十四行!
五、作品刊出之后,凡阅读量不足200人的作者,其作品《大文坊》今后将不再受理。凡阅读量达到500人以上者,作者可提出申请成为微旬刊《大文坊》签约作家。
创作要求:
立意广泛,出语要新,哲理深厚,造境空灵,雅而不俗,淡中有味。作品及个人简历(含照片),投微旬刊《大文坊》邮箱。446171638@qq.com
对于优秀作品及作家,《大文坊》可做出以下承诺。
1、对于优秀作品,本刊会选送参加全国各类正规的诗文赛事活动;
2、优秀作品可参加微旬刊《大文坊》年度文学奖项评选;
3、优秀作者亦可获得由《大文坊》微旬刊编委会推荐给国家级出版社出版个人作品集。相关费用自筹;
4、个人作品集可获得微旬刊《大文坊》免费广告宣传;
5、可以申请参加《大文坊》全国文学创作笔会活动。创作笔会主要内容:名家文学讲座、成员进行创作交流、参加创作基地写稿活动、参观基地环境。
6、条件许可的,《大文坊》亦可帮助召集作品研讨活动。但产生的费用个人承担。
微旬刊《大文坊》编委会
新疆名酒展示


亚麻籽,健康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