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狂的异想世界纪念对越自卫还击战39周年!-未来趋势

2017-11-24 admin 全部文章 9
纪念对越自卫还击战39周年!-未来趋势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答案:只需要点击箭头上边的《未来趋势》 关注即可!
导读:今年的2月17日是纪念对越自卫反击作战39周年,向39年前参加对越作战的老兵战友们致敬!
正文
岁月轮回,时间的脚步又一次走进令人难以忘怀的2月,当人们都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之中,谁又想到2月17日这一个普通的日子却牵动着参战老兵的心,融进了老兵的情感。2月仿佛是一本笔记,它记下了参战老兵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2月仿佛是一本相册,留住了参战老兵永远的怀念。
每年的二月都会激起我们这批参战幸存者对那场自卫还击战的回想,作为那场战争的亲历者,我们有幸从战场上走了回来,幸运儿永远不会忘记还有许多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南疆,伴随着火红的木棉花映照着南疆大地,永远守卫着西南边疆。
1979年二月解放军宁波十二野战医院就接到参战命令,全院除留下部分留守人员外,医院全建制赴南疆广西南宁参战。命令要求一周内将所有病人能出院则出院,不能出院者则转往其他医院治疗。听说许世友调用了南京军区整建制有五个团参战部队(高炮团,舟桥团,工兵团,汽车团,十二野战医院),我院领导按参战要求分为三个分所,每个分所都能在战地独立的完成简单必要的救护任务,能独立完成最大限度的减少负伤战士的痛苦。一所为手术队,二所为外科队,三所为治疗康复队。我当年被分配在一所。大家铆足了劲时刻准备着奔赴前线!
光阴似箭,弹指一挥,近四十年的时光虽化为过去,但一幅幅照片却记录着永恒,一幕幕场景镌刻在脑海,每当回首往事,那是永远也不会忘却的记忆,那是我们青春年华时期激情燃烧的岁月。
图为出发前夕全院的战前动员和参战的全体干部战士,面对军旗,向党、向祖国、向人民庄严宣誓:
坚决拥护中央军委对越作战方针。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坚决服从命令,为了全局,为了胜利,宁可牺牲自己。主动配合,密切协同,永葆革命气节,宁死不当俘虏,宁死不变节重生民国戏子。坚决完成任务,誓与战勤医疗阵地共生存。救死扶伤九夜白眼狼君,为祖国争光,为军旗争辉!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八号晚八点,急促的紧急集合号声再次响起,全院除留守人员以外全部武装登车,奉命开赴前线,从驻地宁波出发,目的地为西南边疆-广西南宁,执行战勤医疗保障任务。上图是院长沈逸(中)与政治处主任童全澍,副主任张肇汀在指挥部队行动。
我们在宁波北站坐着这样的闷罐车奔赴对越自卫还击战场,保家卫国的前线。其实军人们所奔赴前线的心是有血有肉,实实在在的。生离死别之旅,他们经历着忠心、孝心、爱心、牺牲的多重心理折磨,当今的人们难以理解我们是如何完成这一段苦难历程和激烈心理斗争的。
坐着闷罐车,睡着地铺。车箱里一直保持着安静,很少有人大声说话。战友们年龄跨度很大,有的上有老曹瑛,下有小;有的正在热恋之中;有的新婚不久;但还数我们这些单身的最多。躺在车厢里自己的心如滚滚车轮一样不能平静,满脑子都在不停的转:前线,伤员抓奶哥,战友,自己,男友,兄弟姐妹,父母等,脑海里勾画着战场的情景,其实我们都做好了牺牲准备,但是心里还是没有谱,无法描绘出我们面临着是怎样的战争场面?


战争中的女兵宛若一朵朵娇艳的浴血红花!历史证明我们女兵也会从容地奔赴前线,去面对死神,去迎接胜利!
战争并未让我们女兵走开,她们如花的热血可以像男儿一样,泼洒在祖国神圣不可侵犯的土地上。
"为了祖国和人民......"的铮铮誓言震响在西南边陲的千里边境线上。年轻的女兵在国旗上留下深情的一瞥,义无返顾的冲上保家卫国的战场。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孩儿熟睡中的梦呓,一代铁血军人在烈火硝烟中以血肉之躯筑立起边关屏障。用生命在版图上镌刻着祖国尊严!
"向北是祖国的方向,爬也要爬回祖国去"是当年我们在参战伤员那听到最多的一句话。让今天的人听起,好像有些搞笑,有些调侃。但当你置身在战场,在远离祖国的地方,当你真正感受到,个人的命运与自己的国家息息相关,失去了她的强大支撑,你将寸步难行,你的生命将不被人尊重,将瞬间倒戈的时候,你就会真正懂得祖国的意义,懂得祖国在心中的份量!!
用女性敏感的眼光看待战场风云,用女人细腻的感受领略战争狼烟,用女兵的心路搅拌残酷的视觉,我们能用的常规语言和文字总是显得柔弱无力。战争,"让女人走开"的日子里,我们不但没有离开,还勇敢地参与,我们坚强地挺过来了,这就是我们参战女兵一生的骄傲!
我们到达广西的第二天前沿阵地的伤员从水路,公路陆续送来,大部分是地雷炸伤、枪伤、四肢、胸腹、联合伤;接下来的就是通宵达旦地抢救,眼看着战士们的血肉之躯,我们来不及悲伤,来不及憎恨、各司其职购物狂的异想世界,里出外进,与死神,伤痛抢时间;我们做到了手术床不空,伤员不等,环环相扣,每天近百名人次的伤员通过,前线的进攻战打得异常艰难惨烈,从伤员的数量和伤情上可见一斑。
一般伤员从阵地送到师团卫生队包扎,然后送到野战医疗队初步清创止血,再后送到我们野战医院,有的已经是伤后三四天了。我们所见到有的伤口严重感染、生蛆、气性坏疽;长时间扎止血带造成肢体缺血坏死不得不截肢的;腹部伤经多次清创不彻底造成肠穿孔肠外漏、感染、出血休克的;胸部伤没有闭式引流、心包填塞、血气胸呼吸困难的等等;即便受到如此重创的躯体,战士们个个表现的非常的坚强。我们不得不钦佩这些年轻的敢于为国赴死疆场的战士,他们个个都是英雄。
每天大批的伤员源源不断的送来,外面的广场地上也躺满了伤员,大多数是四肢骨折,全身软组织枪伤或弹片伤赵尔文。经过简单包扎固定,抗休克治疗,没有生命危险的尽量后送。我院的手术分队主要任务就是抢救重伤员,他们没白没黑的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手术室的医护人员忘我的做着手术,就是有空隙时间拔上两口饭,只要伤员送上手术台,尾关优哉医护人员立即放下碗筷,紧张有序地在手术台前忙碌起来。医生上手术台,就如同战士上战场,必须心无旁骛,全神贯注战斗到底。医者仁心,面对生命,医护人员日夜兢兢业业地为挽救每一位战友的生命而忘我的工作着,对于他们来说,错过的何止是一顿饭那么简单!
开始的几天我们见到伤员如此惨烈的情景,一股悲壮之情油然而生,"出师未捷身先死春日野樱,长使英雄泪满襟"。真不由地想到了他们的父母,在这寒风料峭的夜晚,如果她们有天人感应,她们是否能安睡,还是彻夜不眠?是否坐卧不安,还是从噩梦中惊醒......?我有时会抬头仰望着黑沉沉的夜空,那夜空中无数闪烁着的星星,仿佛就是母亲那双无助的泪眼。想起这些,我的眼里不由自主也湿润起来……
我院卫生员刁广州和他的一位老同学,来自同一座城市,他的老同学在战斗中负伤后正巧在我院治疗,留下了难忘的合影。由于那时通讯不像现在这样便利,战后刁广州寻找这位同学加战友,多年后才得知战友已经牺牲。
战时的抢救工作是繁重而辛苦的,但生活非常简陋,睡的是地铺,洗漱在露天,吃饭在大蓬。条件虽然没有抗美援朝艰苦,更没有红军爬雪山过早地艰难,但对在经过几十年的和平建设后没经历过战争为何物的年轻军人来说,不能不说是巨大的考验。
战争的残忍让生命如同草一般瞬间毁灭,多少人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就永远的倒下,多少双不愿瞑目的眼睛,望着悠远的天空,悄无声息地慢慢垂下了头。经历过与战友的生离死别龙战长空,会让人变的更加成熟,让人变的更加稳重。也许这就是生命的循环,灵魂的重生。
全院的医护人员都拼命地,尽全力地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抢救重伤员的情节总是火急火燎的,每一个人都恨不得飞起来。因为每一秒都是跟时间赛跑,快一秒可能就可以从死神手里抢回一条生命。 急在分秒之间,救在生死边缘。大家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与时间赛跑,与伤势抗争,与死神搏斗。在这个战场上南弦月,医生与护士都是冲锋陷阵的勇士,他们怀着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不分昼夜奔走在生命第一线。
1979年3月,新华社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对越自卫还击,惩罚侵略者的战斗已达到预期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于3月5日起全部撤回中国国境线以内。
听到撤军的消息,全院官兵和伤病员都高兴地欢呼雀跃,拍手称快。那种高兴是经历了战争、渴望回归和平的期盼和憧憬,伤员们都激动地流下了眼泪。上图为中央慰问团团长姬鹏飞在南京军区第十二野战医院政委陈益屏,院长沈逸的陪同下在我院慰问。
一九七九年四月二日,以姬鹏飞为团长的中央慰问团莅临我院慰问,当年中央派出了两个慰问团,以方毅为团长的慰问团赴云南慰问,以姬鹏飞为团长的慰问团赴广西慰问。这是党中央对参战部队的极大鼓舞,激励了广大指战员镇守边疆,保家卫国的决心。图为慰问团与医院一所医护人员合影。我在其中!
图为以姬鹏飞带队的中央慰问团与医院二所医护人员合影。
中央慰问团与三所的医护人员合影。
这是医院炊事班的全体战友至尊雀圣,炊事班归院务处领导,这是全院的总后勤,负责全院的一切后勤保障。有伤员与机关两个食堂,伤员用餐直接送到病房床前,医护服务人员用餐则按照部门将做好的饭菜直接送到各自的临时帐篷,全院几百医务人员的用餐只能在搭建的帐篷中。炊事班承担着全院干部战士伤员的饮食保障任务,他们的口号是"饭热菜香是我们的责任,让大家吃饱吃好是我们的追求"人民币哥。
这是我院参战期间,全院35名干部战士荣立三等功,109名干部战士受到嘉奖,二个班组受到集体嘉奖。对越自卫反击战是继抗美援朝后,我军境外作战投入兵力最多的战争。为保障战争完胜,我们十二医院的医护人员圆满完成了战勤医疗保障战斗力、降低死亡率的重任。
一代芳华好战友,一对参战姐妹花!
参战姐妹花多年后再相聚,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这是当年老乡们送到我们临时战地医院驻地的慰问品。历史将记住西乡塘的乡亲们,他们是我们心中最棒的支前模范,军民携手共谱生命赞歌!这些感动的往事让我无法忘怀,刻骨铭心的记忆,血浓于水的军民鱼水情,让我这个当年战地医院的女兵无法抑制情感,真想再次踏上南征路,去看一眼那片多少年来让我魂牵梦萦的土地。


经历了一场血与火的洗礼霍然感到人生境界升华!也感受到这身绿色的军装穿在身上沉甸甸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近四十年过去了,那场还击战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与记忆。作为亲历者,那充满硝烟的战场、那为国捐躯的英烈,那为保卫边疆的战友们,那陪伴我多年的65式军装,依旧是我记忆中珍藏的财富。
一九七九年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年。那一年我成就了自己的小家流氓太医,保卫了祖国大家;从军路上,我见证了中国军人为国而战,见证了生为军人,死为军魂的血性气概;见证了中国军人敢打必胜的勇气和胆量;见证了战争带给人们心中永久的伤痛。人生是个过程,每个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重要经历,身处和平年代军人的我,亲历了血与火的考验星星亮亮歌曲,在保家卫国的战斗中,我们参战女兵都可以自豪地说:祖国,我们都无愧于这"军人"的称号!
这是当年英雄杨朝芬在驻地为中小学生讲战斗故事。杨朝芬曾在我院接受伤痛治疗。他讲述的每一位战友的故事都能被授予英雄称号!他们每一位都是这英雄集体中响当当的成员!在那场战争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远离我们而去,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岁月,在共和国的旗帜上,永远留有他们血染的风采,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我们应当世世代代永志不忘!
每当看到这枚纪念章都会怀念我们的那段刻骨铭心的时光,怀念那些曾经生死与共的战友,纪念今生无悔的军旅生涯。岁月已去,芳华永驻!
每当看到这纪念品就会回忆起79年的战场上无论男兵女兵,老兵小兵,支前后勤,大家都为了祖国勇敢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解小亮,为了人民战斗在最前线,在自己的岗位领域中战斗着!
每当看到这些纪念品,就会想起那段残酷的历史,想起那些为祖国献身的年轻的军人!这些纪念品我们珍藏着,因为我认为她是参战老兵心中特有的"勋章"!
一九七九年五月,圆满完成战勤医疗保障任务的我院全体参战官兵班师回到驻地宁波,欢乐的锣鼓打起来,胜利的歌声唱起来,兴奋的心情飞起来,五彩的锦旗飘起来!胜利归来的我们感到了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我们终于回到了宁波,火车站有省军区和东海舰队的主要领导迎接,他们一一走到战士们面前,握手问候!回到驻地还恍如在梦境一般,无语胜似千言。战争结束后,我和战友们一起又回到了和平、安宁的幸福生活之中。时隔近四十年,芳华已逝,但青春的记忆、前线的经历、战友的情谊,今生永存!
返回宁波以后,浙江省军区以及宁波军分区组织了多场自卫还击 保卫边疆巡回展览,我院抽调了八名干部战士担任展览的解说员。
最美的青春年华,激情燃烧的岁月!战前上级从128,100等医院抽调了许多外科医生加强医疗力量。这些战友来自不同的医院不同的科室,携手完成了战勤医疗任务。我们回忆曾经的自卫还击战是希望活着的人要珍惜和平,珍惜现在安宁美好的生活。
转眼间39年过去了,39年前正是我们如花的季节, 是我们最娇嫩的鹅黄,最芬芳的绽放,最翠绿的生长……。39年前的经历好比一首永远也不会消失的旋律,总会在二月的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划过我的梦境,让我陷入对往事的思索和遐想。
多年后参战姐妹重逢,额头已把光阴记,万语千言不忍谈了。当两鬓白发的时候,我们喜欢追寻当年的纯真。因为那段傻傻的青春岁月,是滋养我们生命的活水,是我们精神、心灵的一块绿地。
难忘战友情,也正是有战场上的那段经历,我们的友谊才会那么醇香厚重,正是因为这厚重的友谊才让我们念念不舍,彼此想念。老兵们不会忘记血染的战友情!